中文简体版 中文繁体版 联系我们
人文社科 | Books
欧几里得在中国:汉译《几何原本》的源流与影响
  • I S B N :978-7-214-05710-5
  • 作    者:[荷]安国风
  • 译    者:
  • 出版日期:
  • 定    价:47.00元/本
  • 销售状态:
  • 淘宝链接

内容简介

该书把握住晚明社会的大背景,突出《几何原本》作为一种异质文化在中国从翻译、接受到传播的历史过程。是书在以下三个方面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特点,一是学术视野开阔,如在历史背景上溯至克拉维乌斯和罗马学院,那儿正是利玛窦接受教育的起点,下探到晚清中学西源的争论;二是原典研读深透,如作者特别将《原本》1574年克拉维乌斯的拉丁文底本、希思英译本与《几何原本》汉译本做了认真比对,认为在两种跨度如此之大的语言背景下首次完成如此艰深的数学著作的翻译,是翻译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三是汉学功底深厚,作者以利玛窦、徐光启和《几何原本》为中心,同时展开对明清学术思想的梳理、古典文献的考据、相关重要人物与著作的评述,展示出作者对明清学术思想嬗变的领驭能力。

作者简介

安国风(Peter M. Engelfriet, 荷兰莱顿大学汉学博士(1996),曾任莱顿大学汉学中心荷兰皇家艺术与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主要致力于中西科学交流研究,对中医的历史亦有究心。2000年后转向医学领域,现任荷兰国家公众健康与环境研究院研究员。

封 底 语

  在科学翻译史上,汉译《几何原本》(1607年)是一项杰出的成就。利玛窦与徐光启筚路蓝缕,以古文风韵,迻译拉丁原典,风格传神,令人心悦诚服,梁启超曾赞其为字字金珠美玉。《几何原本》的翻译也是历史上欧洲与中国首次文化冲撞的一个侧面,故其价值不仅限于数学史或科学史,在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史上亦具重要价值。

 

  安国风博士的这本《欧几里得在中国》,着力把握晚明社会学术思潮变化的大背景,突出《几何原本》作为异质文化(如抽象性、演绎性和公理化)的特点,详细探讨了欧氏几何向中国传播的前因后果;同时,通过古典文献的梳理引证,相关人物、著作的评述与分析,揭示了明清之际中国传统数学思想的嬗变历程。本书原著被列于莱顿汉学SINICA LEIDENSIA)丛书之一。

   

汉译《几何原本》(1607)是科学翻译史上的一项杰出成就,一座里程碑。利玛窦与徐光启筚路蓝缕,以典雅的文言,移译拉丁原著,风格传神。他们创造的若干术语一直沿用至今。自晚明迄清末,《几何原本》成为中国数学研究的新地标。

《几何原本》的介译史也展现了欧洲与中国首次重大文化冲撞的一个侧面。早期西方传教士曾认为,一旦接受西方数学和天文,中国人就会皈依天主。当然,他们错了。然而只有对1718世纪中国社会的历史环境和文化结构进行比较研究,才能揭示这种错误的深层原因。安国风(Peter M. Engelfriet)博士的《欧几里得在中国》正是这样一本书。作者力图把握晚明社会学术思潮变化的大背景,突出《几何原本》作为异质文化(如抽象性、演绎性和公理化)的特点,详细探讨了欧氏几何向中国传播的前因后果。全书分三部分:

第一篇,翻译的时代背景。着重讨论耶稣会的数学教育以及晚明社会的历史环境。

第二篇,文本的翻译。介绍克拉维乌斯拉丁版《原本》,并从语言和逻辑结构的角度分析汉译《几何原本》的特点。

第三篇,《几何原本》在出版后的一个世纪如何为中国学者接受。通过研究有代表性的中国数学著作,展示丰富的史料,揭示欧氏几何对明清数学的影响。

一部西方科学巨著如何跨越语言的屏障得以翻译?如何与中国传统相融合而进一步传播?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各种层面的深入研究。《几何原本》的汉译不仅是数学史或科学史上的重要事件,在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史上也占有独特的地位。《欧几里得在中国》以《几何原本》为中心,通过对古典文献的梳理,对相关人物、著作的分析与评述,展示了明清之际中国传统数学思想的嬗变历程,原书亦入选莱顿汉学丛书SINICA LEIDENSIA)。

2007年恰逢汉译《几何原本》问世400周年,希望2008年《欧几里得在中国》中译本的问世,开启海外中国研究丛书的新视角——海外中国科学史研究。一个学生在跟欧几里得学习了几条命题后,问道:我学了这些能得到什么呢?欧几里得叫来仆人:拿两个钱给这厮,他一定要用几何学获得实利。”——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无从查证,但它从一个侧面表明,欧氏几何的精神旨蕴乃是公理化的逻辑演绎,重视命题推理,无涉实际应用。与之相反,中国古代数学则是从应用问题出发,以经世致用为主旨,表现出鲜明的社会性和实用性特征。然而,跨越了漫长的历史岁月,这两种旨趣迥异的数学体系,在17世纪的中国汇聚到了一起——万历三十五年(1607)利玛窦与徐光启合译《几何原本》的问世。

《几何原本》带来了新鲜的思维方式,引发了数学观念的变化,由此开启了中西两种数学文化交流与碰撞的历史进程,在中国数学思想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作为欧洲与中国首次重大文化冲撞的具体表现,这部西方古典数学巨著为何被利、徐选中?如何跨越语言差异得以翻译?怎样与中国传统相互融合而得以传播?其背景和机制值得在各种层面上展开深度研究。汉译《几何原本》不仅是数学史或科学史领域的研究专题,在广义中西文化交流史上亦具有重要地位。

安国风(Peter M. Engerfriet)博士的《欧几里得在中国》,力图把握晚明社会学术思潮变化的大背景,突出《几何原本》的异质文化特征(如抽象性、演绎性和公理化),详细探讨了欧氏几何向中国传播的前因后果。作者勾稽西文史料(特别是耶稣会档案),探讨了耶稣会的数学教育,通过对勘克拉维乌斯版《原本》与《几何原本》,揭示利玛窦与徐光启以汉语文言迻译拉丁原典的卓绝努力。当然,《欧几里得在中国》的侧重点乃是以利玛窦、徐光启和《几何原本》为中心,讨论明清之际中国传统数学思想的嬗变——这正是此书的引人之处。

2002年春,笔者在德国柏林工业大学中国科学史中心作访问学者,应阿梅龙博士(Dr. Iwo Amelung)之邀访问了埃尔朗根(Erlangen)大学,恰好在阿梅龙的书房里见到这部书,翻阅之下,顿萌生译介之念。2005年,经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江晓原教授的推荐,江苏人民出版社同意将该书列入海外中国研究丛书。丛书主编刘东教授给予了热情的鼓励,江苏人民出版社的府建明先生对翻译体例作了具体指导。本书的翻译得到了法国国家研究中心林力娜(Karine Chemla)教授、詹嘉玲(Catherine Jami)教授,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图书馆莫菲特(John Moffett)馆长的帮助,责任编辑曹斌先生对译稿作了认真细致的编辑校改。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博士研究生周琦、硕士研究生沈立平帮助查对了部分译名和史料。原书作者安国风博士耐心解答了翻译中遇到的问题。谨此一并深表谢忱。

   

译者的话1

致谢1

 

第一章导论1

第一篇从罗马到北京9

 

第二章耶稣会与数学11

教育使团”14

1 利玛窦的修会教育18

二 克拉维乌斯与数学振兴25

1 克氏《原本》的《导言》32

2 数学的逆境35

三 亚里士多德哲学语境中的数学38

1 数量44

2 三段论47

四 克氏门下51

1 利玛窦的数学训练54

2 耶稣会数学的局限58

 

第三章利玛窦、徐光启与晚明社会62

一 利玛窦:从澳门到北京63

二 元明改历与《原本》可能存在的早期译本79

三 徐光启86

四 明代知识生活的几个侧面92

1 文化氛围94

2 理学与科学99

3 河图洛书103

五 明代的数学105

第二篇翻译109

 

第四章克拉维乌斯的1574年版《原本》111

一 初步说明111

二《原本》的流传115

1 从阿拉伯文到拉丁文115

2 文艺复兴118

三 克氏版《原本》119

四 比例理论123

1 克拉维乌斯与康曼迪诺:分歧点128

五 公设、公理、作图137

 

第五章《几何原本》142

一 版本问题142

二 术语与行文149

1 《几何原本》题名的含义149

2 问题和定理153

三 定义165

四 小结224

附录《几何原本》命题译注226

一 卷一命题227

二 卷二命题245

三 卷三命题253

四 卷四命题271

五 卷五命题278

六 卷六命题296

七 术语表324

第三篇接受与影响329

 

第六章数学与朝政331

一 荣光初现:1607—1616331

1 徐光启的序言333

2 徐光启对传统数学的研究338

3 关于形与数的几本书355

4 1616369

二 天崇年间:1620—1635373

1 新领地375

2 《奇器图说》378

3 《几何要法》381

4 历法改革383

5 《测量全义》384

 

第七章明清之际391

一 背景概述391

二 中国的宇宙观念与西方科学393

1 熊明遇393

2 方氏家族396

三 方中通的数学401

1 《数度衍》401

2 《几何约》405

四 明末清初409

1 黄宗羲410

2 陆世仪415

3 王锡阐417

 

第八章 17世纪晚期的三位布衣数学家420

一 李子金421

二 杜知耕426

1 《数学钥》426

2 《几何论约》433

三 梅文鼎441

1 1700年以前的梅文鼎442

2 以勾股释几何443

3 向三维空间的拓展456

4 梅文鼎的数学观462

 

第九章皇家之路467

一 康熙大帝467

二 新原本”469

三 《数理精蕴》及其他476

 

第十章结语483

附录一利玛窦《译几何原本引》488

附录二吴学颢《几何论约序》493

文献缩略语495

参考文献497

索引522

译后记538

   

本书由郑诚、郑方磊和我共同翻译,具体分工是:

纪志刚:第一章,第六、七、八、九、十章;

郑诚:第二、三章;

郑方磊:第四、五章,第五章附录。郑诚、郑方磊负责整理文献缩语表、参考文献、索引;郑诚参与了第四至第六章的审校,以及书后附录的修订;笔者负责完成全书的校对与统稿。

翻译是为人做嫁衣的苦差,个中滋味,非亲历莫能切言。原著征引宏富,史料交叠。为了与还原的中文文献语气贴合,译文遣词用句,犹需推敲再四,几近折磨。我想,这样的折磨正是一种超越自我的学术追求。吴学颢《几何论约序》有云:言之不简,不可为文;简而不赅,不可为简。”——这难道不应成为今日学界的一句箴言吗?诚然,我们虽有此追求,无奈学力不逮,译稿中的疏漏错谬,恳请方家不吝指正。

2007年,时逢《几何原本》翻译出版400周年。成都、上海、台北等地相继举行了不同形式的纪念活动:20071011—15日,中国数学史学会主办,四川师范大学承办纪念欧拉诞辰300周年暨《几何原本》中译400周年数学史国际学术会议2007118—9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以及《新民晚报》社联合主办纪念徐光启暨《几何原本》翻译四百周年国际研讨会20071110—11日、台北中央研究院、台北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主办利玛窦与徐光启合译《几何原本》四百周年纪念研讨会。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也将于200812月中旬召开跨越空间的文化——十六至十九世纪中外文化的相遇与调适国际学术讨论会。四百年前的中西初会,涟漪回荡至今,耐人寻味。我们希望本书的翻译,有助于展现跨文化研究在数学史中的价值,并借海外中国研究丛书的广泛影响,增进学界对海外中国科学史研究的兴趣与关注。

 

纪志刚20071115日于上海2008623日修订

精采篇章

读者对象

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读者、专业人士。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