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中文繁体版 联系我们
其他 | Books
当代政治哲学名著导读
  • I S B N :9787214062000
  • 作    者:应奇
  • 译    者:
  • 出版日期:2010年5月
  • 定    价:39.00元/本
  • 淘宝链接

内容简介

本书约请国内最权威的专家对90年代以来的政治哲学名著进行了导读,以便于读者在阅读这些名著之前和之中,对本书有更准确把握和更深人理解。

作者简介

应奇 ,浙江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导。

封 底 语

下面是作者和著作的清单:

一、 罗尔斯《正义论》(1971                         周保松撰

二、 诺齐克《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1974           何怀宏撰

三、 柯亨《自我所有、自由与平等》(1995             葛四友撰

四、 德沃金《至高的德性》(2000                     葛四友撰

五、 内格尔《平等与偏袒》(1991                     谭安奎撰

六、 斯坎伦《我们相互间的责任》(1998               邓伟生撰

七、 麦金太尔《德性之后》(1981                    应奇撰

八、 桑德尔《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1982           曾国祥撰

九、 沃尔泽《正义诸领域》(1983                     李翰林撰

十、 欧金《正义、性别与家庭》(1989                 郭夏娟撰

十一、泰勒《承认的政治》(1992                       萧高彦撰

十二、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1993                   万俊人撰

十三、罗尔斯《万民法》(1997                         白彤东撰

十四、哈贝马斯《在事实与规范之间》(1992             童世骏撰

十五、西蒙斯《证成与正当性》(2001                   周濂撰

十六、马格利特《正派社会》(1996                     徐贲撰

十七、森《以自由看待发展》(1999                     姚洋撰

十八、德里达《友谊政治学》(1999                     尚杰撰

编者的话:

1996年秋天开始,当代政治哲学成为我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的一个主要领域。这里所谓当代政治哲学,主要是指从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正义论》(1971)出版之后,围绕着罗尔斯理论的阐释、发挥、批评和修正而形成的规模与创获均甚可观的一大学术产业。以《正义论》发表为标志,一反20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政治文化已走入断潢绝港之颓势——“政治哲学已死的惊呼即是其一大表征——政治哲学的复兴从70年代以来呈有增无减之势,绵延发展至今,已有人誉之为当代西方学术的冠冕

按照英美政治哲学界得到比较广泛承认的看法,最近30多年来的当代政治哲学大致上可以区分为三个阶段或三种脉络。第一阶段(主要工作在70年代)的核心议题是以罗尔斯和德沃金为代表的自由平等主义和以诺齐克为代表的自由至上主义在分配正义范式上展开的争论,其间和后续当然还包括自由平等主义的不断精致化(包括向道德哲学方向的延展,例如内格尔和斯坎伦的某些工作)以及以最近刚刚过世的牛津哲学家柯亨(G. A. Cohen)为代表的分析马克思主义的分配正义理论的介入。第二阶段(集中在80年代)的焦点争论则是在自由主义和社群主义之间展开的,虽然当今学界对于社群主义的理论贡献还存在较大的争议,人们对于社群主义所诉诸的某些价值(例如承认的价值)是否从根本上超出了分配正义范式也意见不一,但总体来说,社群主义者主要还是以罗尔斯的义务论自由主义作为重点的批判对象,而且这种批判也确实从理论资源和基本价值方面在西方传统内部挑激和制造了某种对立与紧张,例如是要康德(甚至尼采)还是要亚里士多德的问题,正当与善何者优先的问题以及分配与承认孰为基本范式的问题,从而丰富了当代政治哲学的议题,加深了现代性政治的反省层次和深度。第三阶段(90年代以后)的主要特点则是在以社群主义为代表的针对自由主义的批判声浪的最初冲击过去之后,更为内在地和有建设性地消化和整合前两个阶段的成果,出现了公民身份研究的回归、文化多元主义的热潮以及全球正义问题的勃兴。

从上述叙事可以看出罗尔斯在过去30余年政治哲学发展中的核心地位和主导影响,只不过这种地位和影响的表现在不同阶段稍有不同而已。如果说第一阶段的工作基本上是在罗尔斯正义论的正向支配下进行的,那么第二阶段的批判则是罗尔斯理论的反向支配力的一个典型例子《正义论》的第一本英文研究著作(The Liberal Theory of Justice,1973)的作者,也是不久前过世的Brian Barry素以坦率直言著称,他的下述这番话是(《正义论》的作者)罗尔斯的反向支配力”——Barry眼中的罗尔斯甚至反向支配了他自己!——的一个绝佳的虽然不无夸张的例子:孟德斯鸠尝有言,最坏之事莫过于一个有名的作者写了一本坏书。就罗尔斯而言,麻烦在于,人们几乎普遍地以为,如果他现在说《正义论》中有某些根本的缺陷,那么他在那一点上必定无论如何都是正确的。正因为也有一种广泛的感觉,《政治自由主义》没有成功地完成它所提出的任务,就自然地得出了整个罗尔斯的计划都是有致命缺陷的这样的结论……罗尔斯的彻底认错是不请自来的,《政治自由主义》的失败并未使《正义论》声誉扫地。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将不断地明确,《正义论》作为20世纪产生的对政治哲学最有意义的贡献依然卓尔不群。只有一件事有模糊那一成就之虞:《政治自由主义》的出版。见Brian Barry, “John Rawls and the Search for Stability,” in Ethics 105(4)(1995): pp. 874915, reprinted in John Rawls: Critical Assessments of Leading Political Philosophers, Vol. IV: Political Liberalism and The Law of Peoples, ed. By Chandran Kukatha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03,  p. 375.,而在进入第三阶段之后,罗尔斯的影响则更多地被间距化了。至于这是否像有些人宣告的那样意味着一个政治哲学的后罗尔斯时代的到来,或者政治哲学已经走出了罗尔斯时代,则是我们未敢在此遽然断言的了。

虽然对于近30年当代政治哲学发展的这种描摹——显而易见,本书正是按照这一图式编排的——未免过于格式化,而且在目前中文政治哲学的语境中也似乎颇为不合时宜,极易遭到厚诬,甚至可以被戴上政治幼稚病的帽子,但仍然不能不承认这幅画面折射出了我们必须正视的某些基本事实”——这里所谓基本事实不但是指这种政治哲学所反省和塑造的社会和政治现实,在扩展的意义上甚至可以指涉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政治哲学上我们作为学习者的身份这一基本事实,虽然这主要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不加批判地接受所谓历史进化论,或者要照搬西方的经验、在所有方面唯西方之马首是瞻,抑或把中国当作病人,向西方找寻良方之类。对这里涉及的复杂问题的简单阐述,可参见我为近年主持的几套丛书所撰写的序言,分别是:当代实践哲学译丛总序(北京东方出版社),政治哲学译介之再出发——《当代西方政治哲学读本系列》总序(江苏人民出版社),以及西化化西’——写在《公共哲学与政治思想系列》之前(吉林出版集团)。

在最为卑之无甚高论的意义上,这里的基本事实还可以是指,本书的编撰既是一种学习态度的产物,同时也是为学习者做的准备。前一层意思自然毋庸多言,套用教育者必先受教育之说,当代政治哲学的教学者首先必须是当代政治哲学的学习者,而所学习者无非主要还是这里所导读的这些名著”——此正这些导读作品乃学习态度的产物之所谓。后一层意思则须稍费唇舌。在英语政治哲学的导读系列中,迄今最出色的恐怕仍要数牛津出身的加拿大政治哲学家威尔·金利卡(Will Kymlicka)的《当代政治哲学导论》一书。此书当然无疑也是以罗尔斯为轴心来展开的。只不过作为自由平等主义的信徒,金利卡绕了个小弯子——他以平等待人作为政治哲学的核心问题厚诬罗尔斯无教养者大概又会追问为什么要平等待人?”“‘平等待人合乎自然否?在这里转述Allan Bloom的同门Harvey C. MansfieldPierre ManentTocqueville and the Nature of Democracy(Rowman Littlefield Publishers, Inc., 1996)所写的颇为显白的序言中的隐微教诲倒是颇为自然的:民主政治是自然的,贵族政治也是自然的。,而所有的政治哲学流派(金利卡讨论的流派包括功利主义、自由至上主义、自由平等主义、社群主义、文化多元主义、女性主义、公民共和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都是在回答何谓平等待人。金利卡以这根红线贯穿他的导读,所有的政治哲学家和他们的种种精巧的论证都成为附着在这根红线上的珍珠,美则美矣,稍有遗憾的是这些论证的母体,那如大珊瑚般的煌煌大著则往往因为论题的分割或论证的精炼起见而不易窥见全豹。本书所希望的就是能为学习者名著之全豹稍尽绵薄——如果不欲作为向导,至少也可作为窥豹者跋涉途上休憩的小亭或聊天的伙伴。

为此我要感谢我的伙伴”——无论是我的师长前辈,还是与我年资相若的同辈,抑或比我更为年轻的同仁——没有你们不计得失的鼎力支持,就不会有眼前这本书。特别要致歉的是,由于我近年的工作和日程安排上的原因,本书从约稿到交稿拖了太长的时间,感谢你们对我的耐心和信任。还要感谢香港大学陈祖为教授推荐格林关于《自由的道德性》一书的评论文章。最后要感谢我多年的工作伙伴汪意云编辑,是她策划了这个选题并给予我全力以赴的帮助和支持。

 

应奇2009825日杭州——诸暨旅

   

编者的话1

一、 罗尔斯《正义论》(1971)周保松撰1

二、 诺齐克《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1974)何怀宏撰37

三、 柯亨《自我所有、自由与平等》(1995)葛四友撰57

四、 德沃金《至高的德性》(2000)葛四友撰79

五、 内格尔《平等与偏倚性》(1991)谭安奎撰102

六、 斯坎伦《我们相互间的责任》(1998)邓伟生撰126

七、 麦金太尔《德性之后》(1981)应奇撰154

八、 桑德尔《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1982)曾国祥撰171

九、 沃尔泽《正义诸领域》(1983)李翰林撰195

十、 欧金《正义、性别与家庭》(1989)郭夏娟撰225

十一、泰勒《承认的政治》(1992)萧高彦撰251

十二、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1993)塞缪尔·谢弗勒撰272

十三、罗尔斯《万民法》(1997)白彤东撰293

十四、拉兹《自由的道德性》(1986)莱斯利·格林撰319

十五、哈贝马斯《在事实与规范之间》(1992)童世骏撰339

十六、西蒙斯《证成性与正当性》(2001)周濂撰356

十七、马格利特《正派社会》(1996)徐贲撰401

十八、森《以自由看待发展》(1999)姚洋撰423

十九、德里达《友谊政治学》(1999)尚杰撰451

   

精采篇章

读者对象

哲学爱好者。

媒体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