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中文繁体版 联系我们
人文社科 | Books
城市里的陌生人:中国流动人口的空间、权力与社会网络的重构
  • I S B N :978-7-214-11256-9
  • 作    者:[美]张鹂
  • 译    者:袁长庚
  • 出版日期:2014年1月
  • 定    价:25.00元/本
  • 淘宝链接

内容简介:

 

本书以社会学的研究方法,通过实际调查,探究改革开放初期农村流动人口进入城市所面临的社会管理观念和模式的变化。中国的改革开放造就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规模人口流动,在三十年的时间里,超过两亿中国农民离开家乡,进入城市寻求务工、经商的机遇。这一现象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结构以及文化再生产。本书所展示的,是人口流动所引发的空间、社会关系重构,以及跨区域联系网络的建立。通过展现一个典型的外地人口社区——北京丰台“浙江村”的发展、繁荣、拆除、重建,作者展现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社会治理模式的转变以及私人社会空间对传统管理制度的挑战,强调要从更为复杂的日常实践和持续的变迁当中去理解当代中国的“国家-社会”关系。

作者简介:

 

Zhang Li(张鹂),美籍华人,人类学家。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人类学系主任、教授。1998毕业于康奈尔大学人类学系,或得哲学博士学位。1998-1999年在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为城市人类学、人口流动、中产阶级及其消费实践、后社会主义等。除本书外,还曾出版著作In Search of Paradise: Middle Class Living in a Chinese Metropolis(康奈尔大学出版社,2010年)。

封 底 语:

 

中国的改革开放造就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大规模人口流动,在三十年的时间里,超过两亿中国农民离开家乡,进入城市寻求务工、经商的机遇。这一现象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结构以及文化再生产。本书所展示的是人口流动所引发的空间、社会关系重构,以及跨区域联系网络的建立。通过展现一个典型的外地人口社区——北京丰台“浙江村”的发展、繁荣、拆除、重建,作者展现了后毛时代( post-Mao era)中国社会治理模式的转变以及私人社会空间对传统管理制度的挑战。本书挑战了“市场胜利、国家撤退”的简化论,强调要从更为复杂的日常实践和持续的变迁当中去理解当代中国的“国家—社会”关系。

 

 

中文版序:

 

我感到十分荣幸我的第一本人类学专著的中文版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在其“海外中国研究系列”里出版并与中国读者见面。本书是在我的博士论文基础上写成,于2001年由美国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出版。我当时所关注的两个核心问题是:第一,空间与权力的生产与在生产之间的复杂而密切关系如何在社会主义及后社会主义社会中呈现出来;第二,改革开放后中国社会与国家的关系与互动上有何本质上的变化。我以北京城郊的浙江村为一个典型的案例来探讨这些问题,并希望能对流动人口这个群体做比较深入的认识,对改善政府的管理提供一些建议。我是一个人类学家,但我的视点绝不局限于田野调查,我力图在研究中把丰富的资料观察与具有深度的理论分析融为一体。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对我的思考分析影响很大的西方理论家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法国马克思主义思想家亨利·列斐伏尔(Henry Levebvre)的空间生产理论及法国思想家福柯对权力、话语、知识的阐述。

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在各个方面都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流动人口的状况与政府的管理应对方式与我做田野调查时相比也有很大改变。但是我认为本书中探索的一些基本问题在理论和实践上仍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同时本书也是对浙江村的发展与变迁的一个历史记录。

我的田野调查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完成,虽然到现在已有很多年没有机会回到浙江村了,但是我对当年做田野调查时热心帮助过我并接纳我的温州人,仍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在此对他们表示感谢!我敬佩他们创业的勇气、甘于吃苦的精神和坚韧的生活力。另外我也要感谢支持我研究项目的几个基金组织:FulbrightHays博士论文研究奖、中美学术交流委员会、WennerGren人类学研究基金会,及我的母校康耐尔大学。本书的写作是我在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做博士后期间完成的,那里浓厚多元的学术气氛对我的写作与思考影响深远。最后我要特别感谢本书的译者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博士候选人袁长庚对本书所做的精到的翻译,他的热情、勤奋与治学严谨都可以在他流畅的译文中体现出来。

 

张鹂       

于加利福尼亚东湾区

 

    录:

 

引论  1

第一章  作为主体/对象的流动人口   24

第二章  商业文化、社会网络与迁移过程   51

第三章  空间的私有化   75

第四章  权力的私有化   97

第五章  性别、工作与家户(Household)的重构   123

第六章  犯罪与秩序   146

第七章  拆除浙江村   169

第八章  出走与回归   196

结论   213

附录:关于田野调查情况的说明   225

译后记   229

参考文献   232

 

译  后  记:

 

 

2011年夏,我从中央民族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赴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攻读博士学位。当时陈志明教授开设一门人类学中国研究的讨论课。开课伊始,陈教授特地从课程大纲中指出几本著作,叮嘱我们几个博士班的学生,“可以向人家学学如何写博士论文”,其中就有这本《城市里的陌生人》。

在决定动手翻译本书之前,我在不同的课上曾经先后阅读过一些章节,后来又在暑假期间通读了全书。虽然我本人的研究题目并非都市人类学或移民研究,但这本民族志的流畅、清晰还是让我记忆深刻。当时我向中文大学人类学系的吴科萍教授表达了希望翻译本书的愿望,她鼓励我与原作者张鹂教授直接通信,以获取授权。2012年初夏,在动身去台湾访学之前我收到了张教授的许可邮件,并经由中国人民大学赵旭东教授与江苏人民出版社“海外中国研究”丛书的主编刘东教授取得联系。在刘教授的帮助下,江苏人民出版社很快就从美国斯坦福大学出版社拿到中文版权并与我签订了正式的翻译合同。我在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完成初稿,并前后修订五次,眼下读者所看到的这个版本,是由原作者张鹂教授亲自审校的。

这本书的特色及其为人类学中国研究所做出的贡献,已无需我再多言。在经历了上世纪末后现代文本解构的冲击之后,今天的人类学研究似乎更加需要恢复对民族志写作的信心与基本共识。如作者本人在附录中所言:人类学家当然不是绝对“客观”知识的生产者,囿于其自身学科训练、生活经历、文化旨趣的差异,一千个民族志作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岛屿、村庄、厂矿、街区。但明确这一前提,并不是为了彻底废弃民族志研究方法,而是促使写作者本人对自身写作的限度以及“作者”这一身份保持清醒的认识。好的民族志,并不因其所描述的现象的“过时”而失去意义。对历史断面的饱满叙述,本身就可以超越时空的限制,实现跨文化的相互理解。

本书译稿交付出版社之前,张鹂教授亲自扫描了原书所使用的彩色照片并发送给我,也正是在浏览这些照片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在“物是人非”之际,民族志写作的无心插柳往往是作者、读者都无法加以限制的。今天,“温州人”在中国的文化版图中早已不再是城市里的陌生人,而空间建构、民间社会建设、犯罪问题、性别政治等议题所具备的内涵和外延也已经与十多年前大不相同。在那个网络滥觞之前的时代,瑞兰的“炫富”言论不会引来口水浓痰,而“北京人-外地人”之间的紧张关系也不会成为虚拟世界里热炒的话题。但是,我们的生活里仍旧不乏各色“陌生人”,曾经的悲剧是否改头换面,以闹剧的形式重新登场?这仍需要我们反思。

感谢作者张鹂教授,没有她对一封陌生人来信的支持与理解,也就不可能有这本书。在过往的一年中,无论是请教具体的语言问题,还是对理论问题的探讨,她总是在第一时间给予解答、指导。感谢吴科萍教授,没有她的鼓励,我也不敢将一个略显唐突的设想付诸实践。感谢中国人民大学赵旭东教授和清华大学刘东教授,他们对后学的扶持、帮助令我感动。这本译著能收入“海外中国研究”这套影响了几代中国大陆学人的丛书,也是两位前辈努力促成。我在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的同学史乐闻(Edwin Schmitt),在全书翻译过程中,我曾数次就一些语言方面的问题求助于他。最后,感谢江苏人民出版社的王保顶编辑,没有他认真细致的工作,本书的质量也无法得到保证。

译事艰难,这是此刻我最为深切的感受。原以为民族志作品较理论著作简单许多,但实际上翻译起来却颇为吃力。读过原著的作者想必都对张鹂教授清晰准确的表达有深刻印象,而我在翻译的过程中虽然力争达到相同的效果,但受学力所限,毕竟有所折扣。如有翻译上的疏漏,责任由我承担。

 

袁长庚     

2013年中秋   

 

试读章节:

 

(试读截断)

版 权 页: